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扬旗 旅者

凝聚瞬间,锁定遐想,封存记忆,让瞬间、感动成为永恒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行摄随笔-草原鸡  

2012-06-11 18:04:23|  分类: 随笔散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草原鸡

       “大公鸡,喔喔叫,快快起床做早操”。这是儿时最熟悉的一首童谣了。看见路边这群灵活欢快和熟悉的鸡影,让我有了童年的回忆。

行摄随笔-草原鸡 - nxttdaq - 扬旗 旅者

       小的时候,我们随母亲住在兰州一间简易的土平房里,记得那时我家住在平房的把头,我们在母亲的带领下,和泥打土坯圈起一个小院,小院里每年都能种几十棵向日葵,其次就是养了十几只鸡。 小鸡是老母鸡孵出来,有时为了更换新品种也会从卖鸡人那里买。

行摄随笔-草原鸡 - nxttdaq - 扬旗 旅者

        记得那个时候老母鸡抱窝时,总时围着墙旁来回转咯咯叫个不停,这时,母亲就会在邻居婶婶的帮助下挑出种蛋,随后用手电光逐个筛选。 老母鸡一但坐巢,就会变得特别护犊显得特别厉害。当人们一走进窝巢时,就会咯咯鸣叫,向你发出警号。这时老母鸡的餐食也变成了“产妇”小灶特餐了,但它并不恋食,每次都是匆匆啄上几口,又急匆匆地回到窝巢。三七二十一天,小鸡就要出壳了,这时老母鸡更加护恋巢和护巢了。当然这个时候,母亲会更加精心细致的照看,会时时顶着老母鸡的啄咬,撩开老母鸡的护翅,查看小鸡出壳详情。      

行摄随笔-草原鸡 - nxttdaq - 扬旗 旅者

       母鸡护翅下的蛋渐渐都被啄出了小口,一个个粉红的肉球从蛋壳脱落出来,湿湿的绒毛渐渐变开,粉粉的肉球变成了毛绒绒可爱的小鸡宝宝。随着小鸡慢慢的长大,剁菜、熬鸡食、喂鸡成了我的一个份内工作,常因贪玩而误喂鸡,引来母亲的责骂。当然也有开心的时候,那就是听到母鸡的咯咯叫,兄妹几人抢着收鸡蛋。当我们过生日时,母亲都会发给我们两个白水煮鸡蛋,那是一种特殊的待遇,吃鸡蛋者会感到非常的幸福快乐。         

行摄随笔-草原鸡 - nxttdaq - 扬旗 旅者

       我们渐渐长大,城市生活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自由灵活的鸡在城里已绝迹,很难再听到大公鸡的喔喔叫。偶而在菜市声的鸡市里能看到待售的食用鸡,但它们苍白的面容,倒垂的鸡冠已失去了它们应有的鲜活。

       看到眼前这群灵活的草原鸡,那曾熟悉的场景又到眼前,大公鸡红润的鸡冠高耸着,挺胸昂头,迈着骄傲的鸡步左盼右顾。

       草原鸡,在广袤的在地上,在苍穹的鄂托克草原上,你们吃着小虫、啄着绿草,相互追逐、拍翅撒欢,又有了快乐、自由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