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扬旗 旅者

凝聚瞬间,锁定遐想,封存记忆,让瞬间、感动成为永恒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甘南川西行--难行的陇南路  

2010-03-22 10:46:36|  分类: 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难行的陇南路

雨茫茫,路漫漫,陇南路上行车难。

山路弯弯,道路泥泞,云雾缠绕秋雨寒。

道儿险,路坎坷,污水漫窗心儿颤。

山水横溢,飞石滚坡,一路颠簸受熬煎。

这一首打油诗,是我们行驶在陇南路上的路况、路境和心态的写照。陇南路上行,并不属甘南川西游的内容,但这一段的经历是此行中一段难忘的历程,是我们心路的游记。

夜宿九寨沟清晨起床,下了一夜的雨仍旧没有停的意思,云更低了,天也更暗了。一向细致的老张,向行人打探路况后,和我商量改变行程,走G212国道经陇南到兰州。一向有主见的我,坚持我的意见,因周边的同事和朋友上九寨沟走得都是甘南川西线,没有走陇南路,陇南路大概不会好走。

在我倒车时,他鬼使神差似地又跑到停车场向门卫咨询后,带着一脸的喜容告诉我,G 212国道9月30日全线开通,路非常好走,从川西G213国道行驶要翻山,现在山下雨这么大,山上肯定是在下雪,下雪的山路是不好走的。安全第一是我们自驾出行的宗旨。于是回程路线选择了走G212国道经甘肃陇南回银川。

从九寨沟出来,通往九寨沟县的S301省道,新修的黑色柏油路蜿蜒平坦,一路细雨蒙蒙,山水相伴,秋色斑斓。润景、润色、润眼,爽情惬意。

到了双河口的叉路口,我们离开了平坦的柏油路,向甘肃方向驶去。这是一条石子土路,有几位修路人在维修平填路面,我们又谨慎向修路人打探了前方的路况。这是一位清瘦的老者,面善和蔼,浓浓的四川话让我没有听清全部内容,但我听懂了 “好走,好走,不远,不远”这两个我关注的词语。

于是我们开始在泥泞土路中 ,在“不远、不远”的期盼中,跋涉在山路弯弯的深谷里,推云拨雾去找寻那段好走的路……

甘南川西行--难行的陇南路 - nxttdaq - 扬.旗.旅.者

驶过无数个“不远、不远”的路段,泥泞的石子土路更加坎坷、更加陡峭,不知这里的海拔有多高,但见周边群峰齐立云雾缠绕,四周白雾蒙蒙,我们攀上了秦岭山脉—我国南北分水岭的山脊,在“不远、不远”的期盼中,我们走出了四川,进入了甘肃。

透过云雾的缝隙,看到了路边“谨慎慢行,28公里连续下坡路段”的安全警示标。28公里相对“不远、不远”似乎有点距离过长,但有了具体距离, “不远、不远”长距离使我们又有满腔的期望……

甘南川西行--难行的陇南路 - nxttdaq - 扬.旗.旅.者

这是一条“5.12”地震中受损的路,塌落的土方仍然拥堵在路旁;这是一条震后重建正在施工的一条路,沙硕、条石漫撒在路肩;这是一条秋雨肆虐的山路,积水横流漫溢到路中央,在弯转的路上冲出条条的水壕;这是崇甘南川西行--难行的陇南路 - nxttdaq - 扬.旗.旅.者山深谷中的一条寂寞孤独的路,前望不到行人后不见村庄,路上人烟稀少……

抑着愁思,揣着胡思乱想,我们在泥泞的山路慢慢地行驶。一阵吐吐声,一辆农用车从后边超了过来,我们如见了久别的好朋友,一路紧随,来到了谷底,看到了村庄。甘南川西行--难行的陇南路 - nxttdaq - 扬.旗.旅.者

看到公路来往的车辆,心里轻快了许多,车窗外的天也明亮起来,被浓雾环绕的山峰时隐时现,雨中的峭谷一片墨黛,残漏的一块块秋菽艳黄,黄浊的白龙江在谷底奔腾咆哮……脚下路仍然是泥泞坑洼。

甘南川西行--难行的陇南路 - nxttdaq - 扬.旗.旅.者

我们在“不远、不远”的期待中,历时8:30时,行程235公里,车带一身泥甲,人带满身倦意到达了武都。

陇南市政府设置在武都区,使深山的谷坳中有了一片繁荣。城区虽然不算太大,没有气派的现代高楼大厦,但街道整齐,店铺林立,行人熙攘。

寻到一家饭店停车吃饭。店铺中有两位食客,看见我们停在路边带满泥浆的汽车,主动上前搭讪,听罢我们的路况描述,一脸愁容。原来这两位是从青海来,准备经陇南入川到绵阳。并告诉我们从武都到宕昌的路也非常不好走,约有100公里,过了宕昌,就是平坦的柏油路。听到此话,对这段“不远、不远”的烂路的距离有了低,心里感觉轻松了许多。

当晚宿在武都区招待所,休整一夜,第二天清早我们继续向宕昌进发。

这是大山中一条重要的生活通道。陈旧破碎的公路,本来已是坑洼不平伤痕累累,在来往超重的大车碾压下更是路面壕沟密布,被污水遮盖的大坑、深坑,愈显深不可测,危机四伏,险情连连。使尽了在驾校学过的十八武艺,过S弯、压饼、单边桥……方向盘在手中左旋右转。一切操作均无济于事,爱车仍然在泥坑中不断颠簸、不断的低声呻吟。

甘南川西行--难行的陇南路 - nxttdaq - 扬.旗.旅.者

前方的路面有了更大一片水坑,积水污浊泛着白光,路边一群中年壮汉手拿铁锹绳索站在路旁的土垅上谈笑着。心里感到非常纳闷,不知这些人聚集在这里要干什么。目扫路面,一条可行的最佳路线被一辆小车占据。没有其它选择,只有壮着胆,用一路总结得到了经验,沿着露出水面的坑沿斜插着慢慢向前行进。当行驶到最后一个大坑时,车头突然前倾,污水一下涌了上来,遮住了前窗。只见浊水漫窗黄雾一片,顿觉心头一颤,心在无奈中抽搐……在茫然中耳边传来不要慌,稳住、踩住油门、不要丢油……汽车从污水中穿出,跃出了水坑,引擎盖上腾起一股水雾。

看到此,我似乎明白了那些手拿铁锹和绳索的男子的企图,仿佛看到了他们哂笑的面容。心有余悸得将车开出了很远的一段距离,停车检查汽车无碍,我们暗自庆幸,渡过一场有惊无险的袭击。

我们继续行驶在泥水坑洼中,行驶在硕石砺沙的颠簸中,行驶在山谷的蜿蜒烂路上,突然与我们相对的小车停在了路中,心中诧异,只见两块山石从山下滚落从我们车前飞过……

在惊慌和无奈中,多么期望前面能出现一个公路收费站。我们此时的心情和那位在冰天雪地卖炭的老翁是多么相似。一位是“心忧炭贱愿天寒”,另一个则是心忧路烂愿交钱。

终于看到了宕昌县的加油站,走出了不远,不远”烂路,到达了宕昌。行程115公里,历时5时30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